国足出线17年祭:那一夜,中国足球变了天

  • 时间:
  • 浏览:426

  【点击查看古事汇往期内容】

  以诸欲因缘,坠堕三恶道。轮回六趣中,备受诸苦毒——法华经。

  如果你为今天中国足球的某项决定而愤世嫉俗,那只能证明你还没有被这个神奇的项目伤及筋骨。

  轮回,一个永恒的命题,一个无解的答案,却在中国足球里面,被一次又一次的证明着。没有人知道中国足球的路究竟在何方,只知道今天的他们仍旧在重复着昨天的故事,中国球迷仿佛永远也登不上那艘足球崛起的破船。

  17年前的今天,中国足球创造了历史,但是17年后,中国足球除了这段历史外,一无所有。可是当年为“历史”而上演的一幕幕荒唐剧,如今仍在变本加厉的播放着。而这一切的起因,要从2001年的一场会议说起。

  披着戈尔巴乔夫外衣的勃列日涅夫

  2001年的1月,北方的春寒料峭丝毫影响不到深圳的温暖宜人,这座改革开放的窗口,被推上了中国足球的岔道口——全国足球工作大会正在深圳市大剧院召开。主席台上,有一位身穿着笔挺西装,三七分发型一丝不乱的中年人,正在口若悬河的向与会者演讲着。他就是中国足球的新任掌舵者——阎世铎,而这也是他首次出现在聚光灯下。

  其实,老阎在2000年就成为了足管中心的主任,但是他刻意的回避了媒体,埋头在各地调研。作为一个司局级的干部,况且头衔前面还有个中国二字,阎世铎到哪里,理应是一路花团锦簇一片祥和,但这位年富力365体育强的中年官员拒绝了这些,而是轻装简从,哪里艰苦偏远就往哪钻。老阎的调研的头一站就是距离北京一千公里外的延吉。之后一路南下,当来到沈阳时,时任沈阳海狮总经理,江湖人称“章大炮”的章健动情的说:阎主席太好了,中国足球有救了。

  果然,经过了半年多的埋头苦干,阎世铎在首次公众的亮相中,就提出了几个新鲜名词:人民足球、中超联赛、以及大力发展青少年足球。史称“阎氏新政”。

  据说这人民足球,是阎世铎看到了阿根廷的大人小孩们都沉浸在足球的乐趣中有感而发的。而中超联赛,则是阎氏在看到甲A、甲B等职业联赛的现状后,深觉现有体制已经跟不上现代足球的发展潮流。于是乎想要与时俱进,效法英格兰超级联赛,以期达到与国际接轨的目的。

  更加难得的是,在阎氏的这篇名为《固本培源、调整结构、稳步发展,开创21世纪中国足球事业新局面》的长篇报告中,并没有提到在即将到来的世界杯亚洲区10强赛中,为国足设立怎样的365体育目标。阎世铎的诸多想法虽具有空想性质,但不失为从以往的出线足球,向着职业足球转变的努力。

  除此之外,阎世铎还在足协内部加强作风建设,下达了“四不”训示,包括不许出入色情场合,不得公开谈论联赛比分等,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然而,这一切的欢愉都是短暂的。正当人们以为中国足球前景一片光明之时,以阎世铎为代表的的中国足协抛出了一项惊世骇俗的联赛新政——取消升降级。

  在中国,自古以来就要讲究出师有名,否则名不正言不顺,中国足协为这项新政套上了华丽丽的外衣,既然现有的职业联赛问题很大,那么就要乱世用重典,对于联赛体制进行一次彻底的“革命”。但媒体和业内人士很快就将足协的这件外衣狠狠的撕开,漏出了它为了世界杯备战而不惜一切代价的本来面目。

  一个本来以改革自居的戈尔巴乔夫式的人物,却最终漏出了勃列日涅夫的心脏。中国足球的前景再度回到了政治足球,出线足球的老路上来。讽刺的是,当年在政策研究室,阎世铎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发表在人民日报上面,题为《体育举国体制质疑》。

  两根金条:哪一个是高尚,哪一根是龌龊

  取消升降级,恐怕现在的足协高层为了伟大的目标可以去组织集训,可以让国足打联赛,可以让U23政策“来去自如”,也不会去触碰这条职业足球的底线。但是在18年前,这种事情就真真切切的发生了。

  当然,这一政策在刚刚开始的时候,必然遭到了媒体口诛笔伐,业内上下也是一片哀嚎,彼时彼刻,恰如此时此刻。

  所有这些都不足以改变足协想要蒙眼狂奔的决心。但苍蝇不叮无缝的鸡蛋,在世纪交接的时刻,足球对于中国已经不再炙热,90年代中期那种万人空巷的壮观场面已经不复存在,成都保卫战更是成为永远的回忆。取而代之的渝沈假球的风波和不断传出的黑哨丑闻。此外,王俊生辛辛苦苦进行的职业化改革,本想反哺国家队,却得到的是97年的“金州惨案”以及国奥的含恨出局。由此,也给了阎世铎能够大胆推到重来的勇气,毁掉了甲A,就是毁掉了前任王俊生的政治基础,开创了中超,就是开创了自己未来的仕途。

  当然,这些只是足协推出暂停升降级政策的表面动因。从根本上看,能够让足协宁愿背负万世骂名也要触这个眉头的真因,还是世界杯的诱惑。四十几年来,中国男足虽属亚洲强队,却屡屡折戟与世界杯的门外,1990年更是上演了只差一步到罗马的悲剧。但是摆在阎世铎面前的,却是2002年首次在亚洲举办的韩日世界杯。扫除了日韩这两个劲敌,又靠着龙哥的妙手和周旋为国足抽得的良好签运,所有这一切都让中国人距离世界杯从未有过如此进的距离。打进世界杯,实现几代人的梦想,以及这种所谓梦想下催生出来的巨大利益,对于每一个足球的从业者来说都实在无法抵制。与这顿美味却带有风险的大餐相比,暂停个联赛的政策又算什么?

  于是,阎世铎与足协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韪,把自己比作过地雷阵的某位领导,悍然的颁布了新政。前文曾述,阎氏上任伊始曾对世界杯之事只字未提,却在不久之后突然颁布暂停升降级的政策,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是否有他人授意,亦或是阎氏只是单纯的政治赌博?一切已经不得而知,成为了历史的悬案。

  2001年只升不降,2002年只降不升,2003年综合两年成绩,2004年开启中超时代。这是当时阎氏和足协给业内人士和球迷所画出的大饼。

  新政陆续颁布后,收效显著。以往国家队征召职业球员,俱乐部有时非常不情愿,但取消了升降级之后,俱乐部对于足协征召国家一律绿灯通行。于此同时,危害也一点点的暴露出来。由于没有了竞争力,各俱乐部的投入锐减,导致除了国脚外,大部分球员的薪水大跌,球市票房锐减,电视台不愿转播球赛,有的地方甚至出现俱乐部求着媒体来转播比赛。

  更加令人不齿的,则是假球,默契球等风气的盛行,这其中最令世人震惊的就是甲B五鼠案,涉案的四川绵阳竟然以2-11的比分输给了成都五牛。这一切产生的根源,就是2001年是这些球队升入甲A唯一的机会。

  讽刺的是,在丑恶的甲B五鼠案发生的第二天,即2001年的10月7日,中国男足在沈阳五里河,1-0战胜阿曼,提前晋级2002年的韩日世界杯。阎世铎在庆功会上霸气的向世人宣布:中国足球从此站起来了!

  假球的龌龊与国足的荣耀在这一刻交织,有此因得此果,有此果倒推其因。此景,让人想起了《潜伏》中的一句经典台词:这有两根金条,你告诉我哪一根是高尚,哪一根是龌龊?

  等待这一天

  前不久,著名音乐人臧天朔去世,不少人对于这位歌者的记忆,都停留在《朋友》和《等待那一天》,而等待那一天,正是臧天朔为了庆祝国足打进2002年世界杯所做。

  多少年,痛和伤,转眼成沧桑,潮起、潮落,悲和壮,都为那辉煌,我们等待那一天,胜利的那一天。

  是啊,为了等待这一天,中国人付出了太多,球迷从青丝熬成了白发,官员则是亲手将红红火火的联赛打碎,拆分,化作滋养国足的肥料,然而这种状况下生长出来的花朵,注定是一朵遗患无穷的恶之花。

  2002年世界杯,中国男足净吞9蛋出局。引发了舆论的疯狂吐槽。比国足更混乱的是联赛。

  由于2002赛季和2003赛季的甲A球队数目都是15支,而足协要求对2004年中超的球队数量控制在12支,也就是说2003年的末代甲A,需要有3支球队被降级。为了所谓的“公平”起见,足协设置了一个神奇的公式:

  02赛季的排名乘以0.5,加上03赛季的排名,得分少的前12名进入中超。

  至于为什么要这么算,似乎没有人能说的清楚,但这个公式显然没有经过数学专家的检验,因为它在实际的运算过程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bug。从03赛季甲A倒数第二轮的排名来看,降级者将从天津、重庆、八一和陕西之间产生,由于后两者提前掉队,因此最后的悬念留在了天津与重庆之间。经过公式的运算,人们惊奇的发现,重庆队要想获得中超资格,付出的代价必须是在最后一轮比赛中输给青岛……这就是著名的“输球进中超”。

  当然,最终这滑天下之大稽的一幕并没有发生,虽然重庆最后确实输给了青岛,但泰达竟然神奇般的战胜了赢球就夺冠的上海中远,搭上了2004中超元年的末班车。五年之后,反赌扫黑风暴席卷中国足坛,人们这才知道,为了阻止奇葩一幕的发生,当时的足协高层南勇竟然帮助天津做通了中远部分球员的工作,这其中就包括2002年世界杯的国脚——祁宏、江津。

  这些案例,仅仅是取消升降级之后,对于中国足球影响的冰山一角。可以说,阎氏和足协在当时的豪赌,为中国足球换来了一次出线,同时换来的是永久的伤痛。从此,中国足球遗臭万年。

  整整18年过去了,类似的一幕却依旧上重复的上演着。有人曾将阎世铎归为中国足球的罪人,可着罪人二字,阎氏就真的担待的起吗?要知道,阎世铎曾经也质疑过体育体制,也曾想高举职业化大旗,可为何最后又一次的沦为功利足球的马前卒。从国足出线到今天的17年间,为何阎氏之流依旧左右着中国足球之方向?比阎世铎时代更可悲的是,到了如今,我们甚至找不出一个人来为这些事情负责!

  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365官网 365体育